君菱

来来去去,生活而已。

关于夜起

在没有昼夜的日子里,生命拔节而长。

没有宝宝之前,我断没有想到,她将要打破我二十多年来 一觉到天亮的习惯。我将以她的作息为作息。白天都还好,该吃吃,该睡睡,该拉拉,到了晚上,她依然也是过不久吃,吃不久玩,玩不久拉,拉不久——才睡。

睡意正浓时,一声啼哭就是一场忙碌的冲锋号:换纸尿裤,喂奶,陪玩加哄睡,如果“一不小心”吐奶或者拉屎了,那么就端水,擦洗等等一系列动作。再有时候,你刚换完纸尿裤,她就吐了,你刚帮她擦洗换衣,她又拉了……等她安然入睡,你却清醒得难以入眠了。

有一阵子,我有点意识模糊了,听到她哭,却不知道是梦里还是现实。有时候明明感觉才刚躺下,怎么她又醒了——看手表才知道我已经睡了一个多小时了。那一个多小时好似只有一瞬那么短。

在最难熬的时候,她晚上哭闹,我感觉自己心底有一股怨气腾腾地往上升,伴随着无助和愤怒。

夜起的模式到一个半月左右的时候才慢慢习惯——习惯的意思就是起来能醒,躺下能睡。

很记得有一次,宝宝一个月零十一天的时候,十一点多入睡的,到五点涨奶痛醒,猛得一起身,那一刻的心情是:天哪,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宝宝饿到了没有?她中途有没有哭?……发现宝宝在旁边睡得很安稳,才舒一口气,遂抱起喂奶,她吃得好乖好乖:眼睛闭着,嘴巴有规律地吮吸着。之前慌张的心情才终于平复。

后来听说一个笑话:有个带娃的妈妈,凌晨起来把尿,宝宝还没尿出来,她的困意倒滚滚而来,宝宝什么时候掉地上了都不知道,自己倒头睡了,早上起来才看到宝宝躺地上,也睡着了……

那种困意的确是非常考验一个人的精力和意志力。有时候和梦乡就差一毫米的距离,你也得将它拒之门外。

以前有个追求者跟我说过一句话:如果你想上天堂就去追某某某,如果你想下地狱,那也去追某某某。

如今可说:如果你想上天堂就带个宝宝,如果你想下地狱,那也带个宝宝。

实不为过。

只是地狱和天堂往往只有一线之隔。因为当她安静睡着的时候,当她向你微笑的时候,当她对着你咿咿呀呀的时候,那时候就如置天堂。

为女而弱,为母则强。昼夜之分都是惯性,反惯性而为,生命拔节而长,也唯有此才甘之若饴,

 

小小的生活

有那么一个早上,睁开眼睛,身体跟着慢慢苏醒,窗外天大亮,阳光灿烂,终于感觉到眼睛的清明,精神的朗朗,举步,我走进世界的纷扰中,此时竟有一份感激。

慵懒是一种病,源自于四肢的无力,头脑的浑浊,如果可以点击“清除加速”的按钮,那么我们的包袱或许会少一些,只是体力的消耗总是有各种莫名的借口。这是一个特殊的时候。

在这样的经历中,我无法进行太多是记录和感悟,只能且行且追,或者,且行且忘,留于脑海的零碎如秋叶般也随时告别。

自六月以来,好像进入冬眠,时时打盹,虽坚持白天劳作夜晚休息的作息,然而瞌睡的虫时刻蛰伏,一不留神就让你“魂不守舍”。也一度让自己痴睡,每天脑海晃晃,如一盏被风吹动的灯,无法看清,无法凝思,我一下子被拉回到最最原始的幼儿期。

幸而这样的时期终究有个尽头。

近来脑子清朗时间愈来愈久了,我也变得勤快起来,并且在一份一份的看似微小的劳作中,看到了自己——人是要有存在感的。可以做的和想做的都渐渐走进生活。

一早起来,听歌扫地买菜炖汤泡柠檬蜂蜜茶,现在敲着字听着歌喝着茶等着汤,我以为生活可以这样简单美好!

唯一就是朋友四散远方,无法想聚就聚,只好自己过好安生日子。




梦一场


暗暗觉得一切都有安排。这个安排自有它的有幸,亦有它的不幸。仔细想来,我浪漫主义的幻想给了自己太多不曾想过的挫折。回望那深深浅浅的改变,唯一做不到却是:记清楚。而今,得到和失去要说出来无一不显得单薄,或许这不过是恍惚中的一场大梦,随着某一颗星星的点亮就开始到现在了。

时光是雕刻师,目光被它雕刻得有点陌生和沧桑,也多了一份坦然和现实。在这个过程中,我多少有画地为牢的意思,本能拒绝一部关于成长的剧本。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不停追溯的是过去。一文不值的过去,我的童年,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把自己历史翻了一遍又一遍,表情随风而逝。我好像是一个得了老年痴呆的人,只对过去的事情牢牢记住,现在的事情要努力回想,想起来的时候又忘记了。

我贪恋,贪恋过一种安然的状态,每天清晨,有太阳的温煦;每天夜晚,有月光的柔和。它们住在心里,带有空气一般重要又无形的美。闭上眼睛,睁开眼睛,都是充充实实的快乐。心突然变得好小好小,小得只有一缕清风才能吹进去;心又变得好大好大,只有无垠的光芒才能住在里面。无论来时,还是走时,那一具肉体都轻如薄纱。

我深知,要拥有这样的踏实,果真是需要努力和缘分的。奔波,于我而言,是生活的另一个名字。只是,仍不舍得放弃。

我还记得乌镇的清晨,它那样闲适又优雅,安静如画,然而天大亮后,一群一群的人蜂拥而来,热闹的生活啊,它终究不会那么优雅的,形形色色的人,纷纷繁繁的事,总有喧闹要扰人的,就这么一直到夜幕降临,一直到月满西楼,一直到所有的是是非非都各归其位。欢乐的微笑,伤心的哭泣,失望的等待,甜蜜的归人……那么夜总算是静了,也显得不知道是少了什么,还是忘记了当初模样?

一天,一年,一生,总有清醒,总有糊涂。等一切阖眼,如果能笑着回忆过去,是多么幸福。你我都不需要刻意去制造,来了的,未来的,都迎着你,等着你呢。

来了的,未来的,都迎着你,等着你呢……

                                                                            

 

 

 

         如果每个季节的来临都带着一种警示,一个预言。那么让我们追着这个春天的尾巴,也试着问一问它的启示。

当一阵阵的春风吹绿江南长柳,吹开万树百花,我们的足迹会在这样的途中留下什么样唯美的记忆?遥记得,春分过后,“百花生日”我们几个小伙伴拿着桃花枝,柳树枝,桂树枝,还有指甲花的、太阳花、鸡冠花的枝干,插在自己准备的“花盆”(说是花盆,其实不过是废弃的窑碗,大罐可乐瓶底之类的),等着它兴然散枝发叶,长大开花。这一天就是如此神奇,没过了多久,就传来各家好消息:我插的桃花张嫩叶了!我插的太阳花长了一寸!我的桂树长出新枝干了!欣喜万分,那一种由自然传递的生命力量,从看不见的地方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使我们的小小世界顿时夺目起来。

脚步的走远,世界变小了,以前的一尺一寸都变得微不足道。只有在不经意的抬首低头间,还能收获些许感动。学校的樟树又落叶了,阿公和阿婆每天勤扫,还是满地堆积。一阵春雨雨后,天又晴朗,那一堆枝叶竟复活了一般,上面露出嫩绿的叶子,随风轻轻舞动。它是那样的眷恋于这季节——能够召唤和挽留的季节,我仿佛能听到落地枝干的叹息,又在某一个夜晚新生,献出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抹绿意。这绿意足以让人为之动容。

这就是寸草之心,朽木之心。春晖漾漾,踏步而前。





 

衣服之说

 昨天,一个人走回来的路上,看着旁边的衣服店,陡然想到:衣服如果会诉说故事,有自己的个性,那我衣柜的衣服岂不是热热闹闹的,成帮成派。这个说我是12年在那个小镇上,一眼看见主人,主人也一眼看中了我,把我买下了。“那你可就旧了去了,改天估计主人就把你给扔了,我是15年的,你看我多秀气啊,主人每次穿着我出去的时候都无比的高兴。”新来的粉红卫衣趾高气昂。黑长裙在角落里听到吵闹声,打了个哈欠说:“你?主人才穿过你两次,得意什么?我主席的场所可比你多多了。”

粉红卫衣一听,失了面子,急忙补充:“你出席了什么场所?我…我还去过看桃花呢!”黑裙子嗤之以鼻地说:“12年的时候,一件白T恤也曾那么说,没到第三年,主人就把它送人了,我们都为它觉得不值呢。”

粉红卫衣低下了头,心中仍是不满也说不出什么来。

这时一件黑开衫说话了:“别吵,别吵,我的资历虽然没有你黑长裙那么老,但是我应该也是主人很喜欢的衣服之一了。但是陪伴也是有苦头的,喜欢又何尝不是呢?”

其他的衣服一听,此中有深意,都静下来了。

开衫望了望自己身上略显陈旧的外表,叹口气说:“快乐时光其实最单纯,在主人最安心的时候,它总能想到我,想到有我陪伴的那些日子,有诗,有幻想,有依赖。主人那时候好年轻,穿我逛街,穿我工作,穿我旅游,穿我去喝那一杯拿铁。冷的时候,会抓着我的衣襟,但是可以看到她微浅笑容,盈满幸福。而你们许多都太匆匆。未见她当年模样。”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主人欢乐和烦恼,那天她推翻了以往模式,专心得像着了魔。”枣红外套抢着说。

“不不不,那是生活,当年她好似在云端,云端的漫步掠走了她的所有青春。”

“生活?什么是生活?”

“生活就是你的千辛万苦,百转愁肠,生活就是你的无处安放,你的迷惘失落,生活也是你的欣喜易安,你的恬然满足。生活是跨不过去的一条河,必须亲身涉足。”

开衫点点头若有所悟:“生活就是无选择的降落,又无选择的转移。主人的离去和寻找都和你我有关。”

“你是寻找,我是等待,你是游离,我是安稳。不同, 不同。”枣红外套接道。

一条白长裤说:“那我是行走,你们都是停留。”

长久沉默的熊猫围巾揉了揉惺忪的双眼,也加入了讨论:“停留?不是的,我们是桥梁,是过去和现在的桥梁,我们有着主人的记忆。陪伴着她。她太任性,但得到很多关怀。”

外面吹进来一件谁家衣裳,听到了讨论声,不觉酸水直吐,指着他们说:“你们,你们真没出息,讲得这么肉麻,我可比你洒脱自由多了,我主人就是马大哈,她爱理我时理我,不爱理我时,我也不理她,哪里来的那么多感慨。我在商店时见过各种嘴脸,现今就是出来看看世界,走走过场,该留留,该走走,没有那些拉杂。”

那条白裙子接道:“你确洒脱,我不及,但我的故事从这里开始变得简单,我喜欢就这么安静地沉睡,是为了更好地醒来……”没等说完。那件衣裳被风不知道带到了何处。

     只听周围渐渐静下来,衣柜里发生了什么呢?什么也没有。


 

随感

         如今是毕业出来第五个年头了。光阴似箭,诚不欺我。然,细数过往时光,历历在目。在这样春暖花开的季节,若能酌一杯清茶,于微风荡漾的早晨,眯眼享受初阳的温柔,不失为一种享受。而曾经种种,欢笑与陪伴,懊恼和坚持,都如同天上白云,忽而卷起,忽而舒展。若你也和我一样尚有所感,或许可以一同分享我此刻的心情。

从第一次走上讲台开始,我心有怯怯焉。不懂得站在三尺之上,需要有怎样的知识和本领,一群祖国的花朵在我面前摇曳,有时候像向日葵绕着你转,有时候又像喇叭花围着你吵闹,有时候是桂花散发浓郁香味,有时候则像墙头草这边扶那边倒……

我愿是一个心怀梦想的园丁,带着一种懵懂的喜好和尚还存留的一点童心,逗留在那样具有欢声笑语的天使人间中。这只不过是一种渺小又痴心的想法,它就像是一团小小的火焰,一度光亮了我的世界。在年幼浪漫的小时光里,“陪伴”成了我最引以为乐的事。尽管风续续地吹,我的微笑一如既往。

随着时间的推移,梦中的家园摇摇欲坠。脸上刻满了无以复加的挑剔和尚不成熟的严厉,沿着我的脚印,走一步望一步,却怎么也望不到当初的那个转角处。我不知道是什么造成了现在的我,如果一种付出得到一种结果,那么我要如何修正,才能让自己得到一种真正坚不可摧的信念,和与之俱存的生活。我手中紧握过的东西那么清浅微小,好似塔尖的燕子,灵动而易飞。弯腰求索,背负前行,我的世界要先迷失才能看清方向的吧。

同样的清晨,梦一样,带着漫漫轻雾,带我走回五年前窗外的那片树林田野,如今我穿戴好记忆,踏步走向一条长长的来路,它们都是兴然振奋的。谁也不能说这里是滩涂,亦或者是仙境,它的存在自有意义,我要的是沿着那种心安的方向,继续寻找一种类似归来的地方。

古人云,得乐土,以快吾志。我们如此奔忙,渴望能以梦为旨,心为马,方能忘记时间,忘记疲惫,忘记计较,忘记一切徒耗我们能量的杂碎。念念吾心,愿得此幸。

 


 


就在这样一样平常的早晨,走了无数遍的小路上,抬头却看见了树木抽出的嫩芽,初阳下,叶子边缘毛毛的,亮亮的,真是新生命啊!小鸟在刚刚长出嫩叶的枝干间跳动,叽叽喳喳地叫着,忽而,扑棱棱飞走,瞬间就不见了它的踪影。

呵,我们的视野何其小,亦不会错过春天更新万物时的豪迈,遍地新生。那未曾见到的高山低谷,花草树木自由而疯狂汲取阳光雨露,惟恐落后地生长,生长。知名不知名鲜花把织就了一冬的心思,全开放了,这样安静的幽香,又招引来一群群蜜蜂,一下子,它们就嗡嗡雷鸣般地开始了忙碌。什么叫辞旧,什么是新生,它们诠释得最好。

春天在我们的足迹里一遍一遍地过。在最深最深的记忆里,那群人,那座山,山上的杜鹃花和竹子相得益彰,红色的妖艳,绿色的正直,红色的急促,绿色的稳重,一样是最美的自己。在来得及的时候,来得及的地方,一样不落后,一样默默丛生。我找我的群芳共舞,你寻你的碧海蓝天,共占一片山头,奕奕生辉。

曾路过芳华的年代,蘸着青春的苦楚和欢喜看到的兰花。它被种在河岸边,是独特的一株,正对着我的窗外,一朵一朵地怒放,一种和天使相媲美的力量,牵连着我的视线,感受到了春天的诗意和浪漫。花美如斯,独独一株,不偏不倚,总是陪伴,风雨无止。只有“累月”没有经年,却让我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它孤傲中地坚持。

还有无数山间海边,一个个等着被讲述的故事和风景,伴随着春,伴随着目光,朝花夕拾。它们的绚烂,它们的力量,在同一时间,看不见的远方,生生不息地供养了葆有春意的心灵。






(诗)无题

写一首诗,无题的诗

纪念我的痴醉

我的迷惘

我的纷繁,我的累赘

 

当斜照纷纷隐去的时候

写一首诗,一首丰富的诗

送别一个冬天的小音符 叮当作响

闻一阵欢笑   梦里的欢笑

再带上一种的问候  温情默默

 

我们面朝今朝过往,握手言和

距离之外的芬芳已经蔓延

清风留意,处处生香

月光中,你的风流飘散

云波初初升起,漾漾

 

总也走不过一条风口处的小巷子

杨柳依依,一分不减

此去今年的苍老

不漫步的约定从青苔开始

悠然一阵晚风,光也走了

 

挽不起水流 似梦

封口处 琴声又添愁如许

云端坠落的彩虹可也曾记起

生逢刹那雨花 不堪拾起

 

 

 

 

 

 

小居

时间渐渐过去,考虑东西又现实、又复杂,似乎很难有清淡无牵挂的状态了。

在寒假期间,我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春节。走门串户地去了许多亲戚家,又目睹了许多种生活状态。独独喜欢那一户人家,大道旁一弯小路进去,背靠着竹林高山,前面一大片空地,因高了田地些许,悬空搭了个乘凉的观景台,观景台上一把长椅坐着,风也和煦,十分惬意啊!

农家的观景台必然不是真正的观景台,竹子搭起的栅栏上晒着一排的芥菜,地上也晒着两三排,芥菜晒了半天,软软地伏在竹片上。

站起身,右边种了一排的桂花树,起身走走,可以发现门前的栅栏后还有一排兰花,外围的叶片有些泛黄,但都那么勃勃生机的样子在风中摇曳。

对面呢,一座座山,并不是直逼眼前的,眼下还有稻田,还有大马路,只缺了条湍湍而流的江河。不然,山有了,水有了,竹有了,兰有了……那么人住着,看着,是不是再怎么样也能受点熏陶呢?

每个人都会在人生中遇到漩涡,不止一次地感到无能为力,期间不断地去寻找,寻找自己,寻找一个梦想之居,后来原来,心里面的那个理想天地都是自然给予,就这么默然地相伴相守,只要源于心底的那份喜爱,就可以长足的幸福下去。

 



来源:亦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