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菱

来来去去,生活而已。

梦一场


暗暗觉得一切都有安排。这个安排自有它的有幸,亦有它的不幸。仔细想来,我浪漫主义的幻想给了自己太多不曾想过的挫折。回望那深深浅浅的改变,唯一做不到却是:记清楚。而今,得到和失去要说出来无一不显得单薄,或许这不过是恍惚中的一场大梦,随着某一颗星星的点亮就开始到现在了。

时光是雕刻师,目光被它雕刻得有点陌生和沧桑,也多了一份坦然和现实。在这个过程中,我多少有画地为牢的意思,本能拒绝一部关于成长的剧本。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不停追溯的是过去。一文不值的过去,我的童年,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把自己历史翻了一遍又一遍,表情随风而逝。我好像是一个得了老年痴呆的人,只对过去的事情牢牢记住,现在的事情要努力回想,想起来的时候又忘记了。

我贪恋,贪恋过一种安然的状态,每天清晨,有太阳的温煦;每天夜晚,有月光的柔和。它们住在心里,带有空气一般重要又无形的美。闭上眼睛,睁开眼睛,都是充充实实的快乐。心突然变得好小好小,小得只有一缕清风才能吹进去;心又变得好大好大,只有无垠的光芒才能住在里面。无论来时,还是走时,那一具肉体都轻如薄纱。

我深知,要拥有这样的踏实,果真是需要努力和缘分的。奔波,于我而言,是生活的另一个名字。只是,仍不舍得放弃。

我还记得乌镇的清晨,它那样闲适又优雅,安静如画,然而天大亮后,一群一群的人蜂拥而来,热闹的生活啊,它终究不会那么优雅的,形形色色的人,纷纷繁繁的事,总有喧闹要扰人的,就这么一直到夜幕降临,一直到月满西楼,一直到所有的是是非非都各归其位。欢乐的微笑,伤心的哭泣,失望的等待,甜蜜的归人……那么夜总算是静了,也显得不知道是少了什么,还是忘记了当初模样?

一天,一年,一生,总有清醒,总有糊涂。等一切阖眼,如果能笑着回忆过去,是多么幸福。你我都不需要刻意去制造,来了的,未来的,都迎着你,等着你呢。

来了的,未来的,都迎着你,等着你呢……

                                                                            

 

 

 

评论